DCloud崔红保:uni-app和HBuilder背后的男人,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开发

MUI,国内⾸个接近原⽣App体验的⾼性能前端库,github star数过万;流应⽤,国内⼩程序应用形态的最早原型;HBuilder,拥有数百万前端开发者,国内唯⼀做成功的开发工具;5+ Runtime,上亿活跃终端;uni-app ,⽤户量最⼤、社区最活跃的跨端框架……

这张炫到刺眼的成绩单,来自DCloud。相较之下,作为DCloud的CTO,崔红保本人低调得有点过分。

考上了研究生,却为2600/月的工作放弃读研


▲大学时代的青涩少年。

科创人(以下简称科):您2006年考上了北科大的计算机系研究生,但是却放弃了读研、选择了工作,为何做出这样的决定?

崔红保(以下简称崔):考完研之后,看到身边同学都在找工作了,有点慌(笑),投了些简历,接到了数字天堂的电话就来待了几天。结果发现这边在做的东西、使用的技术,跟学校学得完全不一样,一些框架听都没听过。大学时期我技术算学得好的,在学校做了一些网站、赚了点生活费,直到现在部分网站还在使用当初我编码的版本。可出来公司看了一下,发现学校的知识还是太基础了,跟实战存在技术断层,决定出来边做边学。

科:最初的工资方便说下?

崔:2600/月。在同一批毕业的同学里算低的,2006年那时候很多同学拿着4k+。

科:包吃包住?

崔:都不包,加班晚饭可以开票报销。

科:所以当时的情况是:只面试了一家公司,拿着2600的月薪,就放弃了读研?

崔:原因有大有小,大的,前面说了,感觉在这能学到真东西,打开了之前未接触的技术之门。小的,两个细节,一是这公司当时有很多实力派校友,有亲切感;另一个,第一次来公司面试没找到地方,结果第二天又打电话邀请我,觉得人家还挺有诚意,就这么把自己交代在这了。

科:工作一段时间之后的体会如何,有没有后悔过这个决定?

崔:没有,反而是很短时间内就确认了自己选对了。同届考上研究生的同学毕业的时候。我已经开始面试他们了。

毕业之后的前半年是我职业生涯技术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。⽩天⼯作,晚上⾃学java,写博客笔记,2个⽉后被评为CSDN博客Java专家,写的文章经常出现在CSDN首页。个人成长之外,企业发展得也很快,数字天堂是国内最早涉足无线应用领域企业,是国内最大的无线中间件厂商、移动办公解决方案供应商,服务的客户都是中移动、摩托罗拉、华为、神州数码甚至中石油、中石化。做的事情有价值、有影响力,成就感、满足感都很高。

管理工作非我所爱,写代码更开心


▲一般这种照片都是管理者坐地板、下属员工摆打人pose,而崔红保是后排左二举拳头那位。

科: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转型为管理者?

崔:2008年。2006年我入职的时候是公司的第10号员工,到了2009年公司员工突破100人。先是带15人的小组,大约两年时间,主要是将中移动的成功经验复制到联通和电信;2010年升任研发副总监,团队扩大到35人,分管服务端运营商、MDP、MCloud三⼤业务线,每条业务线年均都有千万级收⼊;过了一年,2011年,转正研发总监,从服务端跨向客户端(iOS、Android、Windows Phone),兼管测试⼯作,⽇常更多的管理考核⼯作,当时学习了华为矩阵管理,引⼊⽉度绩效考核等传统管理模式。

科:作为组织管理者感觉如何?

崔:第一感觉就是升官了,被重视、被认可,挺高兴。新鲜没几天就不太愿意做了,我经常唠叨写代码是最开心的事,跟机器打交道多简单,说一是一,没有当面一套、背后一套的事。

科:最让您头疼的管理岗位工作是?

崔:排在第一的肯定是跟客户打交道(笑);第二,写PPT吧,提报要写,汇报要写,出去分享也要写,每次分享主题不一样还要修改甚至重新写;第三就是绩效,你得挨个跟人谈,定目标、月度考核、季度考核。

后来新公司成立,全员持股,弱化管理,取消了绩效,团队里都我自己挑的精兵强将,充分放权,一下就轻松不少。管理方法是为工作效果服务,我个人经验,严把选材关、充分信任并授权、打造尖刀部队,是更有效的方法。

科:您提到了新公司,减少了管理压力,有没有尝试重新写代码?

崔:确实,重新回归一线开发。2013年年中的时候,媳妇回娘家生孩子,我和另一个同事闭关研究m3w产品,对标国外的DudaMobile和国内的SiteApp。毕竟久疏战阵,且是跨技术栈作战,从后端转前端,从头学习前端的技术知识,刚起步的时候很困难,但上手之后就是累并快乐着。

科:您的简历里提到过这个项目,还特意加了一句“因各种原因,m3w最后放弃”……

崔:这个产品的功能是将PC端的网页转化成手机端可看,但是发生了一件事情导致整个项目被重估并被放弃。我们去给某一线互联网公司(潜在投资方)做演示的时候,用了12306的网页做测试,大家可能都听说过当年12306网站其实是挺……那啥的,演示效果不好。回来之后我们开会讨论,大家觉得如果12306的网站质量都是如此,那么肯定有更多还不如它的,项目难度可能远大于预期。

不过虽然项目没成功,那段闭关死磕产品的感觉还是很爽的。

科:哪个身份对你来说更有成就感,一个著名企业的CTO,还是一款成功产品的创作者?

崔:我现在在很多地方的个人签名栏里都会写上“MUI作者”,产品创作者一定是我的第一身份。

金钱诚可贵,袍泽弟兄更宝贵

科:我们目前采访过的技术创业者、合伙人、CTO里,您是唯一一个没有跳过槽的,有没有在某些时候考虑过换个地方?

崔:工作刚一年的时候就想过,挣得少嘛。跟老板说,我之前拿2600是自己水平不行,现在我觉得自己OK了,我得拿4500。老板过了一个月给我回邮件,说4500可以,我说那是一个月之前的数,现在你得给我6000。

科:这老板也真是好说话……

崔:所以不舍得走呀。老板是个纯粹的、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哈哈。团队氛围一直维持得很好,还有一票精挑细选的袍泽弟兄跟着我,确实不舍得走。

科:那现在的待遇如何,还满意么?

崔:基本温饱没问题,但远没到任性的地步,所以我常用“不能只看当前现金流,更要看未来身价”之类的话安慰自己。

科:挖您的一定不少吧?最多开过什么条件?

崔:当然多(骄傲脸),最多开过相当于目前4倍左右的年薪。但是不舍得走,我对看得见的钱不是很上心,眼下这份工作能给我比钱更宝贵的东西:时间支配的自由,每天逗弄孩子几分钟的自由,创造一个好产品的成就感,还有自己亲手挑选、培养的优秀团队。

▲“必须有时间陪孩子”是崔红保对生活的基本诉求。

科:您挑选人才的标准是什么?

崔:第一是单兵作战能力要很强,第二要很纯粹,够专注、有定力。别人经常会说你这选的都是些奇葩,不正经毕业的、社交能力奇差的。上个月公司安排团建,我一个兄弟就说真去啊?这工作没做完呢,发版来不及了……太可爱了,真是舍不得这帮弟兄。还有一位,工作五六年了,不开车不打车不骑车,天天公交地铁,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家做音频合成,四面墙各种音响,据说有一次多音响联动和心脏引起共振,差点把自己震晕过去。我一听这是科学家呀,虽然他当时对我们的业务不熟,但是我相信他肯定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。

兵败流应用,ALL IN需谨慎

科:在一个稳定的环境中,从一线技术员工成长为CTO,这期间有没有重大的决策失误?

崔:耗时两年多All In流应用是一个大挫折,流应用其实就是小程序的灵感来源。大家知道的小程序是微信在2017年1月正式发布的,之后阿里、百度、字节跳动等巨头纷纷推出自己的小程序平台,小程序成为超级App的标配。很少有人知道的,小程序应用形态的真正鼻祖不是微信,而是流应用。

移动互联网初期的应用形态,是以原生应用为主;但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,原生应用的弊端逐渐暴漏:研发成本高,iOS/Android 不同的技术栈,需要不同的开发团队;上线周期长,获客效果差,动辄几十M,即使手机空间足够,下载一个原生应用也要等待1~2分钟,App激活率差(低于50%)。

基于这些真实痛点,我们团队2015年推出了流应用:基于JS编写跨平台应用(Hybrid模式),一套代码,同时覆盖iOS/Android,降低企业的研发成本;基于流式加载协议(我申请的专利),实现应用的边下载边运行,类似流媒体的边下边播,用户点击下载后5秒内进入首页,将App的激活率提升到95%,实现真正的“即点即用”。

这套流应用技术,需要让客户端引擎提前预置在手机上,就像流媒体的普及建立在 Flash巨大的装机量基础上,因此普及这个客户端引擎就变得很重要。我们当时的引擎日活不到千万,无法实现更大范围的普及,因此开始四处寻找超级App和手机厂商合作。

2015 年,我们和 360 合作,在 360 手机助手里内嵌了客户端引擎,推出了业内第一个商用的小程序——360 微应用。后来,虽然陆续有一批厂商及手机浏览器内置了这个引擎,但总体推广并不顺利,巨头们有自己的利益诉求,特别是真正的国民应用微信决定自立标准、自研引擎,打造微信小程序,当然其技术原理与流应用是基本一致的。

之后,阿里、百度、手机厂商联盟也效仿微信,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小程序平台,我们的引擎日活无法和这些流量巨头抗衡,只好忍痛割爱。


▲在 360 手机助手 3.4 版本中上线的中国第一个小程序(流应用)。

科:这次失败造成了多大损失?

崔:持续投入2年多的时间,消耗了大量人力财力,公司碰到了成立以来最严重的资金断裂问题,还好2018年快速调整,重新活了过来。另外一个巨大的代价,全力投入流应用的日子中无暇顾及其它,原本蓬勃发展的开发者生态及服务停滞了2年之久。

科:内部总结了哪些经验教训?

崔:技术创新是容易的,但推广很难。我们自身的开发者生态不够厚,无法独立支撑流应用推广,不得不借助超级App来合作,但流量巨头都有各自不同的利益诉求,决策周期、上线周期很慢,拉长了我们的时间战线,耗费无数人力物力。

总结的经验:第一,All in 口号务必要慎重,因为这代表着你要放弃其它,特别是原本发展还不错的内容;第二,计算清楚自己的实力,做可控性强的事情,过度依赖外部资源就属于不可控;第三,早期融资不要追求过高估值,低估值拿到更多现金,保证自己活下来最重要。

回归初心,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开发

科:回归“开发生态”这个阵地一年多,有何感悟?

崔:我们最初从原公司独立出来,初衷就是打造优质的开发者生态,让开发变得更容易、更简单,让更多的人能够聚焦于创造、创新。回归这个阵地,其实是回归初心的感觉,更坚定,更清醒。

科:DCloud本质上是从软件供应商孵化出来的软件开发生态工具,是否有很多营养源自实战,那么脱离了战场之后如何保证营养的持续供给?

崔:确实有多年实战经验,但更重要的是准确找到了市场需求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(基于开源的Eclipse打补丁、做插件),快速推出第一版,抢占市场,获取用户;然后不断优化——发现巨人肩膀不靠谱,积重难返,开启第二版,全新架构、自主实现。

科:后续的发展战略、进化策略如何制定?

崔:主要来自对软件行业现状的思考及预判,比如MUI的推出是因为当时业界还找不到具备原生UI体验的前端库;后来小程序爆发,我们就顺势推出了uni-app,可以说uni-app是MUI在小程序时代的豪华升级版,基于成熟的Vue.js生态,提供预载等机制,在跨端兼容、性能体验、开发流程上都有大幅提升。

科:您如何看待社区的回馈,包括一些负面的批评和建议?

崔:社区的回馈很重要,其中最有价值的是Bug反馈,新增功能及未来计划主要依托于我们对于产业未来的思考。至于批评和建议,我们会认真听取大家的每一条建议,哪怕是彻底的否定,也一定有其原因,其中也许就蕴含着我们调整的方向和发展潜力。我和CEO其实都会关注大家的建议和批评,发自内心感谢大家对我们产品的关注和使用。

DCloud助力,Vue官网有免费中文视频教程了!

Vue官网,是广大前端开发者学习Vue.js最重要的阵地。官网上有详细的文档、及部分视频教程。但之前这些视频都是英文的,对国内开发者的入门学习不太友好。

为了让更多开发者低门槛进入vue生态,DCloud与Vue官方合作,全新录制Vue中文视频教程,现已正式上线并更新到Vue官网,供大家免费观看学习。

更细致的是,在很多API文档旁,都提供了这个API对应视频讲解的链接。

该系列视频免费、且没有广告

除了观看视频讲解外,学习者还可点击右上角按钮,使用HBuilderX打开课程源码亲自动手编码,更深入的掌握Vue.js的具体用法。

在HBuilderX中可以方便的对Vue的语法进行代码提示转到定义,能在代码助手右侧看到API的详细文档链接。


通过HBuilderX右上角的预览,开发者可以实时了解自己代码的运行情况,还可以查看logdebug打断点。


Vue.js是我们中国人创造的世界级前端框架,在国内,它已经远远超过reactangular。下图为今年的百度指数对比:

欢迎广大开发者积极拥抱Vue,共同促进生态的繁荣发展!

​